显然是不合乎法律划定的

2017-02-07 12:37

险些自作自受

外借200万,三年未收回,长沙县的李先生一纸诉状将借款人、担保人告上了法庭。为了取得不当好处,他瞒哄了担保人代偿的48万元,成果担保人借机撇清本人的义务,李先生被长沙市宁乡县人民法院一审裁决驳回起诉请求。无奈之下,他只得上诉,在道出实情后,才打赢了官司。

“屏蔽”要害事实来牟利

案例3

衡阳县人民法院审理后以为,当事人协商一致,能够变革合同。本案中,许某出卖挖机时将收取残余挖机股份转让款的权力转让给肖某,以此来抵扣两人之间的债务;而案外人廖某将1.5万元购置挖机的转让款支付给肖某,且肖某接收该款项的行动,可视为其已批准该债权、债务的转移。债务人、债务人、第三人达成一致,三人之间已经构成了新的债权、债务关联。现肖某再以其与许某之间转移前的债权、债务关系诉至法院,恳求判令许某偿还债务,显然是不合乎法律划定的。

据此,衡阳县人民法院判决驳回被告肖某的诉讼要求。本案判决后,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,判决已产生法律效率。

2012年,贺先生承包的工程缺少周转资金,于是找家住长沙县的李先生借贷,在蔡先生的担保下,共借走200万元。后因贺先生未按时偿还债权,担保人蔡先生于是在2013年、2014年两次付给李某共计48万余元。2015年,李某一纸诉状将贺某、蔡某及贺某挂靠的某公司告到了宁乡县国民法院。